首页 >小吃

亨通光电财务疑云:利润负债同时猛增

2019-05-17 14:48:18 | 来源: 小吃

关注资本市场人与事

辟谣财务造假

撰文 | 海星

出品 | 大摩财经(ID:damofinance)

“白马股”亨通光电(600487.SH)也深陷财务造假的漩涡中。为了抵消市场疑虑,亨通光电先发布了一份澄清公告,第二日又抛出一份回购公司股份的方案,来显示上市公司对其公司价值的认可。受此影响,亨通光电今日收盘涨幅达3.63%报收16.26元,市值为310亿。

根据亨通光电5月14日发布的回购方案,恒通光电拟将以不低于3亿元、不超过6亿元的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以不超过22元/股的价格回购股份,用于员工持股计划、转换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爆料称三星Note 10不会配备超快速充电功能。

亨通光电表示,其回购的主要目的为,目前股价未能充分反映公司价值,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公司价值的认可,拟以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回购股份。

而在此之前,亨通光电因被质疑存在财务造假问题股价5月13日开盘跌停,跌停第二日,亨通光电发布了澄清公告。

财务风波

财务造假的源头来自一篇5月12日发布的《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的文章,作者名为 “夏草”。文章重点指出,亨通光电与当年定增对象非同一般的关系,进而怀疑定增募来的资金被挪用,此外,亨通光电还有一边频繁融资,另一边却预付33亿给上市公司凯乐科技(600260.SH)等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此文作者“夏草”,被指实际上是曾隶属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的知名财务分析专家郑朝晖,郑朝晖曾以“夏草”为笔名,揭发过多家上市公司财务问题。

5月13日,周一开盘亨通光电跌停,一日之内市值蒸发30多亿;5月14日,亨通光电先对上述文章财务问题发布澄清公告,随后又在“恒通通信产业集团”的公众号上发布声明表示,经与郑朝晖本人核实确认中国电信2019年Q1净利利润59.6亿元 同比增长4.5%,此文并非郑朝晖所写,系他人利用“夏草”名义所为。

不过,真假夏草暂不论,真正让市场关心的是在前有大白马康得新财务造假的背景下,同为白马股的亨通光电是否也存在财务造假问题。

亨通光电为了打消市场疑虑,打算以回购股份的方式取得市场信任。然而,在做出斥资回购股份的同时,亨通光电另一边还进行着巨额的融资。

先是3月19日,亨通光电发行了一笔可转债,募得资金17.3亿元;4月10日,亨通光电发布了一笔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52亿元,主要用于PEACE跨洋海缆通信系统运营项目;100G/400G硅光模块研发及量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而定增的发行对象则包括其控股股东亨通集团在内,亨通集团的认购金额将不低于5亿元。

亨通光电另一笔巨额直接融资为2017年定增,彼时募资30.13亿元,该笔融资金额则被质疑亨通光高顿教育市场与品牌中心副总裁黄慧文确认参加中国教育行业创新峰会电和其公司亨通集团以预付款和其他应收款等方式又流回彼时参与定增的部分对象手中,而值得注意的是,该部分定增参与者与上市公司实控人崔根良多有关联。

资料显示,参与2017年亨通光电定增的主要对象有:崔根良、上海普罗股权投资、金元顺安基金、广东省铁路发展基金、中车金证投资等。

而根据亨通集团2018年财报,在亨通集团去年应收账款达69亿,其中前五大其他应收款方中,上海汇至股权投资的应收款为12.52亿元;米家螺丝刀出新品:wiha 内六角扳手 9 件套发布共青城亨通投资应收款为8.76亿元;华润深国投信托应收款为5.16亿元;苏州同享投资管理的应收款额为9.39亿元。此外,上市公司亨通光电则在2018年预付凯乐科技的金额达33亿元。

在“夏草”质疑亨通的文章中,参与定增的上海普罗股权投资与亨通集团的其他应收款方共青城亨通投资共同参股了彼时定增后成立的公司普罗弘盛(天津)股权投资公司,而共青城亨通投资公司则是上市公司实控人崔根林与其子崔魏共同控股;崔根良则与亨通光电的预付款方凯乐科技则共同成立了上海贝致恒投资公司;此外,金元顺安基金和华润深国投信托也存在上述形式的股权关联。

值得注意的是,在亨通集团最大的收款方中,海汇至股权投资公司穿透后,实控人也是崔氏父子。

总结来说,亨通光电定增来的部分资金,可能被崔氏父子以预收或其他应收的方式又流入到上述定增方和崔氏父子手中。

对此,亨通光电发布的澄清公告表示,上述公司与实控人之间除了发生股权方面的出资外,并没有其他资金往来;亨通集团与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公司、共青城亨通投资公司发生的其他应收款往来均为委托投资款,与2017年亨通光电定增资金无任何关联;而与凯乐科技发生的大额预付款则是通过支付银行承兑汇票的方式,采购时未发生实际的现金支出。

疯狂融资的亨通

资料显示,亨通光电是一家主营为光纤光缆生产与销售的上市公司,其控股公司亨通集团则是一家服务于光纤光网、电力电网、大数据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和金融投资等多个领域的民营企业。亨通集团业务覆盖130多个国家及地区,是中国光纤光网、电力电网领域的系统集成商与网络服务商。

亨通集团由崔根良创立于1994年,崔根良是江苏吴江人,彼时退伍回乡的崔根良先后让2家濒临倒闭的工厂扭亏为盈。1991年,吴江七都乡政府决定将吴江乳胶厂转产成立吴江通信电缆厂,崔根良任法人代表,1994年,崔根良以吴江通信电缆厂组建了亨通集团。在崔根生的带领下的亨通集团快速扩张,截至2018年底,亨通集团总资产达595亿。

在崔根良的主导下,亨通光电于2003年上市,2014年至2017年,亨通光电股价从3元左右涨至2017年的33元的最高价,进而成为一只白马股。在此期间,亨通光电的营收从2014年的104.7亿逐年增长至2017年的259.5亿,净利润则从3.4亿元增长至21.09亿。

图源:雪球

到2018年后,亨通光电业绩增长放缓。财报显示,2018年亨通光电营收338.6亿,同比增30.5%,净利25.32亿,同比增长20.27%。2019年一季度,其营收为67.99亿元,同比增长7.45%,净利下滑5.18%至4.5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亨通光电快速增长的几年,资产负债率均在60%左右,截至2019年一季度,亨通光电负债率为63.32%。

Wind数据显示,亨通光电在 2018年底发了1亿元公司债,在2019年3月发了17.3亿元的可转债,此外,亨通光电近期筹划定增募资51亿元。

疯狂融资显示了亨通光电强烈的资金需求。截至2018年底,亨通光电的货币资金为50.5亿元,短期借款却达89.4亿元,短期借款比上年同期增长了54%,短期借款的增加使得财务费用增加了29.98%。

另一方面,母公司亨通集团的债务压力也不容小觑。2018年亨通集团营收468.8亿,同比增34%,净利31.87亿,同比增39.9%。业绩增长的同时,亨通集团资产负债却达69%。高额负债下,亨通集团2019年举债融资10亿元,其中包括今年年底到期的5亿超短融资债。

而即使在巨额债务下,亨通光电则提前预付33亿元的款项至凯乐科技;亨通集团则赊销12.5亿元给崔根良之子崔魏控制的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公司。

?END?

大摩财经正在招聘主编/财经编辑/商务运营,坐标北京

悦美获邀参与华夏基石调研 《2018医疗健康行业独角兽深度研究报告》发布夏天开车烫屁股?用它瞬间降温妇女在怀孕期间增加欧米伽3多不饱和脂肪酸摄入 能降低早产风险

猜你喜欢